1944年,一名年轻的美国空军士兵返回营地时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,当时他被派驻在英国的一个小镇。他不愿半夜步行9公里回营地,便不问自取,顺手牵羊,借用了停靠在路栏边的一辆脚踏车。

事后他一心想物归原主,可是第二天忙着出发去执行轰炸德国的任务,回来一看,脚踏车已不之所踪。

“近50年来,我一直在内疚。”今天,他,罗渣庄生,一个德州外科医生,又回到了那个英国小镇。打听到该镇共有93名儿童,他便买了同样数目的脚踏车,穿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的空军制服,逐家逐户上门“归还”车子,车上注着每个孩子的名字。

事迹原载美国《生活》杂志,算一算,庄生医生当时已接近70岁。能够了却心愿,算是美食。

再算一算,好一点的脚踏车,时值约150美元,93辆近1500美元。

他老先生还得到小镇人口统计处去调查孩子的总数,大抵18岁以下都算是孩子。

每户上门,寒暄数句,以15分钟计,要一天一夜才能完成任务,这还没把货车行驶的时间算在内。

真彻底。

但愿人人都能如此弥补内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