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66219?full=y

约一年前,有位朋友找了一份非常棒的工作:管理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。几周后,我俩共进午餐时,他告诉我,他现在感觉很糟糕。公司里死气沉沉,半数员工都不怎么样,尽管他想出了一个改革计划,但一点都不确定是否会管用。

上周我们又见面了,我问他,现在情况怎么样?

好极了!他说,一切顺利。

我恭喜他这么快就让所有事情走上正轨。他带着古怪的神情对我说,到目前为止他唯一搞定的就是他自己。他已经发现了,作为一名首席执行官,你不得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撒谎。如果确实不想撒谎的话,绝不能透露四条基本事实。

第一条,绝不能承认你不喜欢自己的工作。</strong>身为负责人,你绝不能说,你在苦苦挣扎、你压力很大,不能说你对工作有任何负面情绪。相反,你必须坚称,这份工作令你感到兴奋,一切顺利,你完全掌控着局面。

你不能说的第二个真相是你一点儿不喜欢或看不上公司里的任何人。</strong>“董事长是个白痴”,这样的想法即使经常在心里冒出来,也绝不能说出口。你更不能轻视任何一个下属。

第三条,说公司坏话是不行的。你对公司和所有员工负责,你在任何时间都必须是拉拉队队长,即使你觉得不自然。</strong>

约翰•克赖恩(John Cryan)最近就说了大话,他坚称德意志银行(Deutsche Bank)“绝对稳如磐石”。以银行CEO的标准来衡量,克赖恩是个直言不讳的人(去年11月他居然大胆地说,奖金并没有让他更卖力地工作),但就连他也必须玩信心游戏——当人们认为银行稳如磐石的时候,银行才会真的稳如磐石。

唯有在两种情况下能说些不中听的话:你可以将问题归咎于前任的时候(然后就可以公开批评了),和你想出了一个改善局势的好办法的时候。不过,即便此时,这样讲话也可能是危险的。

当斯蒂芬•埃洛普(Stephen Elop)把诺基亚(Nokia)比作一个“燃烧的平台”(burning platform)时,他道出了实情,他需要这种恐慌促使员工们行动起来,可结果却是一场灾难。局面持续恶化,最后诺基亚被微软(Microsoft)所拯救,把手机业务卖给了微软。

我朋友学到的最后一条,是绝不能告诉任何人,自己不太有把握。作为首席执行官,你不能说:“我们正在进行收购/结构重组/大力削减成本,但我不太有把握能做好。”相反,你在说起任何行动时,都必须表现出轻而易举的样子。

不仅不能对公司战略表示出怀疑,而且也不能承认对自己感到怀疑。尽管几乎所有首席执行官私下里都会承认,经常感到怀疑——不是这个样子的首席执行官,反倒让人感到担忧——但他们务必不能说出口:“我没把握能否胜任”,以防别人真的信了他们的话。

这些不能说的真相,可以在夜深人静时透露给跟你一条心的伴侣,但也最好仅限于此。

任何对公司或个人表现出的不高兴、或怀疑、或缺乏信心,都会被认为等同于承认你不适合做这份工作。</strong>

这太令人拘束了,尤其是考虑到当一名CEO是多么困难,而且最终失败的情况又是多么常见。回首往事之时,有些前CEO会在不留神时承认,这份工作让人烦透了。但在任时,他能做的唯有一件事:抬头挺胸,坚定地说谎。

我朋友表示,假装过得很愉快的好处是,这可以有助于让自己相信,你确实过得不错;坏处是,这么做会彻底让你与别人疏远。如果你不能把真实想法告诉朋友们,那么交朋友就没太大意义了。

在回公司的路上,我想到,他列出的清单并不完整。还有另外一条禁忌,在这次午餐时被他彻底打破了。

作为CEO绝不能说的第五件事是:“我的工作意味着,我有时不得不说谎和装腔作势。”

关于一位伟大的领导者需要具备什么素质,只有一条公认的标准:无论什么时候,你都必须对自己和别人诚实。</strong>

这绝非事实。CEO只能做到一定程度的诚实,他负担不起百分百诚实的代价。事实上,鉴于CEO的可诚实程度是如此受限,这个岗位非常不适合那些爱讲真实想法的人,比如我那位朋友。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