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62155?full=y

上个月,逾30名偏远地区的出租车司机,在北京繁忙的购物步行街,一同喝下农药倒在地上。他们试图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,抗议在其家乡的经济及工作状况。</p>
警方表示,这些出租车司机均无生命危险。他们都来自东北黑龙江省的绥芬河市,该市位于中国与俄罗斯的边境线上。

在中国,这种极端的抗议方式是一种古老的传统。不过,他们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,凸显出中国各省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。对于正应对近三十年来最严重放缓的中国政府来说,这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。

考察一下全中国的地区增长速度,会发现此次经济放缓对部分地区的影响远大于其他地区。也许人们可以预见的是,受影响最大的地区,正好是那些承受能力最弱的地区。

黑龙江就属于经济表现最糟糕的地区之一。在一季度中国名义同比增长率降至5.8%之际(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),黑龙江省的名义GDP实际上收缩了3.2%。

在黑龙江省的省会哈尔滨,经济不景气的迹象随处可见。

在哈尔滨市中心的一家大型豪华购物中心,多家商铺的门脸已经用木板钉上。购物中心内部,除了一家豪华家具店和一家宾利(Bentley)代理商以外,其他店铺已被弃用。而在那家宾利代理商的店铺内,三名销售人员正在拐角的沙发上打瞌睡。

从市中心驾车走不了多久,就能轻易看出当地经济不景气的主要原因</strong>。

目光可及之处,空置或修建了一半的住宅楼小区随处可见。</strong>这些小区都炫耀着类似“翠湖天地(Jade Lake World)”、“River Chateau”、“保利上城(Polyup Town)”、“银泰城(Intime City)”这样的名字。

每栋大楼约有400套住房,每个小区的住宅楼在20栋到50栋之间。而仅在群力新区,已建成和在建的小区就超过30个。

哈尔滨</strong>的经济传统上依赖农业、旅游业和对俄贸易</strong>,工业所占比重并不大。不过,过去五年里,遍及全国的巨大住宅地产建设狂欢,极大程度地带动了哈尔滨的经济。

现年31岁的出租车司机陈立勇(Chen Liyong,音译)表示:“过去几年里,规模差不多的水泥公司每年能卖出1百万立方米的水泥。如今每天能卖100立方米就不错了,它们全都在亏本。”去年底,陈立勇失去了在一家水泥公司的工作。

“我们这的经济几乎全靠修楼,但是所有买得起房的人都已经拥有了一套房子,又没有其他地方的人迁过来。”

部分开发商似乎正在陷入绝望,他们已开始大幅削价,并暂停了新项目的开发。

最近,银泰城楼盘将其新住宅的价格从79万人民币(合13万美元)降至60万人民币,降价幅度接近四分之一。在银泰城楼盘的旁边,则是一座新近建成却似乎已被弃用的音乐厅。

目前,哈尔滨平均月工资水平只有大约4500元人民币。

一位房地产从业人员表示:“住宅楼销售情况糟糕的原因之一,是过去买得起房子的人主要是那些腐败官员。如今,由于(2012年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动的)反腐运动,他们不敢买房了。”由于害怕遭到报复,这位从业人员要求不要公开他的名字。

哈尔滨面临的问题在全国其他城市也同样存在,不过,在那些近年来严重依赖债务开展基建及地产投资的省份和地区,这些问题表现得最为极端。

Wigram Capital创始人罗德尼•琼斯(Rodney Jones)表示:“事实证明,居民消费水平较高的富有省份和地区的抵抗力要强一些。较贫穷省份对经济下行的体会最强烈,这些省份的赤字最高,其增长对投 资的依赖也最大。”琼斯曾任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(Soros Fund Management)的亚洲研究部门主管。

他估计,今年第一季度,在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中,11个省区的经济在扣除物价因素之后低于前一季度——尽管上海和北京等富裕地区的经济表现相当不错。

在哈尔滨,上个月北京发生的喝农药抗议的新闻,在该市心怀不满的出租车司机中广泛流传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希望,这次事件能让中央政府注意到黑龙江省的经济困境。

一位要求不公开姓名的司机表示:“我们不许拥有自己的出租车。去年,我们需要交给出租汽车公司的份子钱涨了一两倍。如果你整天拉活却赚不到钱,连家人都养不活,你还能有什么选择?”

译者/何黎

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