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1277716

政治家跟企业家的关系,在东方社会,例如大陆和台湾,同欧美相比也有很大不同。这100年以来,政商关系做得成功的有几个人,在这里我就讲讲他们的故事。

1949年以前是虞洽卿,他是宁波人,小时候很苦,然后到上海在油漆行做学徒。他很聪明,逐步成长起来,成为经理。后来,最重要的是他去了荷兰银行。</strong>现在 你们去上海外滩看,那儿仍然有栋楼,是荷兰银行。他当那个地方的总经理。从一个学徒,到去荷兰银行做买办,这很了不起。在商业鼎盛的时候,他又从荷兰银行 出来,自己创办企业,做运输和一些其他的贸易。办了这个企业以后,他当时在上海滩上成为炙手可热、非常发达的一个民族资本家。</strong>他的企业由于太红火,以至于 有一条街道就改成了他的名字。同时,他还是宁波甬商在上海商会的会长。今天这个会长是郭广昌。

就在这时,他有过一段特别的经历。蒋介石</strong>在日本学军事的时候,认识了浙江的一个同乡,就是张静江,然后还有陈其美这批人;他学完军事以后,有一阵在上海, 又通过这些人,认识了同是宁波老乡的虞洽卿</strong>。他还在虞洽卿家住过一个多月。蒋介石在虞洽卿家住的时候,闲来无事,虞洽卿便介绍他到交易所,所谓蒋介石曾在 交易所混的说法,就是指的这一段。这期间,蒋又认识了杜月笙、黄金荣,他们都是一帮码头上的人。

虞洽卿就因为这样一个机缘,和蒋介石、浙江财团,以及上海滩上的黄金荣、杜月笙都有非常紧密的关系。</strong>后来蒋介石到黄埔军校以及北伐,正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 期,孙中山提出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。北伐军打到九江的时候,虞洽卿就坐不住了,他心里犯嘀咕:如果都是扶助农工,那我怎么办?于是他赶到九江 行营,见到蒋介石以后,就问了蒋两个问题。第一个问题是:你说,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,就真要帮助穷人吗,那我这儿怎么办?蒋介石就说了一句话,“穷赤佬 怎么靠得住?”他说的是浙江话,意思是说,你放心吧,我是不会信穷人的,穷人怎么靠得住?!这虞洽卿就踏实了。他又问:那北伐军要打倒列强,我在洋人那儿 干过,我还跟洋人做生意昵。蒋介石又说了一句话,“洋人怎么打得过?”虞终于清楚了,蒋并不跟洋人真干,于是就说:那我回去,我怎么帮你?蒋介石说:我不 日就会攻克上海,抵近南京,你跟杜先生、黄先生说一下,帮我维护好上海治安。

虞洽卿说行,这个没问题(都是哥们儿),我能干什么?蒋介石让他帮自己筹集一些经费,因为到了上海要花钱的。这就是后来我们党史里头讲的“四一二反革命政 变”的背景。很简单,就是杜月笙、黄金荣出打手,虞洽卿买单。虞洽卿曾三次筹集行动经费,他们叫做“革命善款”。他是商会会长,帮助蒋介石募捐,发动“四 一二”政变完成了清党。</strong>

正是有这样一层关系,虞洽卿这个民营企 业,在上海,受南京政府的关照,发展得越来越大。</strong>抗战的时候,整个运输都归虞洽卿管;抗日期间政府搬到重庆以后,从缅甸往重庆运物资也由虞洽卿负责。所以 虞洽卿的生意一直一帆风顺。而且,任何时候,特别是有困难的时候,只要找政府,宋子文就直接给钱,算是归还“革命善款”;而且批了他一个交易所。没有人敢 得罪虞洽卿,抗战最激烈的时候,在宁波的一个城防司令,也是黄埔军校老蒋的学生,这个人向虞洽卿募捐,虞洽卿耍了他,答应捐了,回头说没带支票,赖账不 给。那个人就把虞洽卿的客船给扣了,结果虞洽卿就告诉了蒋介石,说那个人破坏抗战,把船扣了,到处都是滞留的难民。蒋介石居然下令把那个人给枪毙,由此可 见虞洽卿当时的官商地位。

 所以,1949年以前,所有的民营企业里面,在政治家跟“企业家”关系上最顺风顺水的应该说就是虞洽卿。由于在荷兰银行做过,跟洋人关系也不错,加上跟蒋的这样一层关系,他在国民政府时期,自己的企业一直是最顺风顺水的。</strong>